烟火

手中国粹,离不了大俗大雅

嬉笑怒骂,皆带着人间烟火

倔傲入骨,又何惧推倒重来

人生苦短,我本平凡,不若

携三五知己,走人间的路

醉生梦死,声色犬马

鲜活有肉,得意尽欢

聊聊快站

最近又想起快站,还是有点遗憾,感觉快站坐拥那么多站长和内容,却各自为战,没有形成规模效应。其实有两个方向,快站应该是可以试一下的。

一个是智能算法推荐,feed流模式,像今日头条那样,把对应的内容推给感兴趣的用户。快站的文章库优质内容不少,尤其是绑定了那么多微信公共号,拥有它们的文章,即使不导到文章库,只推送给用户,也算站长的流量,是双赢的结果。这个如果做起来,对快站吸引流量应该是很有效果的。快站一直苦于没有自己的流量,全靠站长自己推广,其实这方面完全可以尝试一下。

一个是中心化、集中化展示,即中心化流量。

其实算法推荐也算是一种,但这里说的没有那么大的技术开发量,就是简易的一个门户网站那种,譬如搜狗的微信文章展示。还一个就是小说类文章的推荐,可以仿照现在的起点创世那样,未必要招那么多编辑,但做一个小体量的小说网站应该能做起来,不跟起点比,靠广告也能赚点钱啊!我对快站文章这一块耿耿于怀,也算是我的一个情结吧。尤其让我遗憾的是,快站文章最后都没有“上一篇下一篇”功能,实在败笔,彻底把各篇文章孤立起来了,更别说不利于seo。就算做一个博客,做一个个人空间,有了上下篇都会好很多,像现在这种模式,完全鸡肋。

说完我最遗憾的文章,说说海峰最遗憾的开发者平台吧。海峰当时想打造的是一个类似于猪八戒那样的网站,吸引开发者入驻,为不懂技术的站长提供定制化服务。我不知道猪八戒现在活得怎样,但我觉得快站其实更适合干这个,因为他天然就有很多站长用户需要这一类服务,条件其实比猪八戒要好。当然现在快站也做了开发平台,让开发者开发插件、模板之类。其实开发模板的多,都是类似于定制化建站的东西,开发通用插件的少,因为这一块的开发文档实在写得差,我们自己看得都费力,更别说别人了。而且也没有悬赏模式,不能让站长自己提需求,全靠开发者自己瞎猜、搞噱头,难以持续。

再就是论坛。如果做大一点,搞成百度贴吧那种,互相有流通性的话,或许有搞头。其实也不必费很大精力,就做一个集合页把各论坛按分类按人气整合一下,成了就成了,没成也不费事,完全可以试一下。

电商的话,做成淘宝那样的平台,用微信引流。我们当时做了微积分,完全可以用起来嘛。这个估计有点悬,可以留待以后有流量了慢慢搞。做不成淘宝京东,可以利用微信渠道,做微店和拼多多嘛。

海报,因为开发力量不足,一个人不可能跟别家整个团队打,独木难支,输给了易企秀,没啥好说的。

APP,这个确实难搞,光靠站长自己也拉不来几个用户,还得快站本身先有流量。

最后是公众号,做了扫码投票、微积分,给快站带来了很多PVUV,虽然很多用户投个票就走了,但基数大了,如果做一些好的引导,是可以留下一部分的。这个跟论坛等其他业务打通得还是不够,需要继续投入开发。

然后是千城万镇计划,这个不是不可行,只是提得太早,应该等中心化流量做好,快站本身有用户了,再给各地方站做导流,才是妥当之策。

当然快站最大的问题是。。。因为快投票导致的用户波峰,影响了其他基础服务,系统各种不稳定。建议把快投票隔离开,或者单开一个VIP服务器。。。

综上,快站其实是有机会的。不保证能不能成,至少可以一搏。

无题

这世上,有些人一旦错过,就永远消失在人海
往日种种,犹如幻梦一场,朝露无痕
一个人的夜晚,泪流满面
将来纵盛宴狂欢,也抵不了这一刻的铭心刻骨
铭记在心,永不忘怀,再无重来

 

——记于2016年10月15日午夜

曲终人散

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,

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;
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,

我带着的倚天喑哑。
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,

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;
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与霞,

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。
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,

我走过山的时候也听不到回答;
我骑的毛驴步步滴滴答答,

悠悠飘向远处却从不想回家。

 

——摘自百读郭襄吧

初读《神雕侠侣》的时候最令自己神伤的便是最后一章

……

其时明月在天,清风吹叶,树巅乌鸦呀啊而鸣,郭襄再也忍耐不住,泪珠夺眶而出。

正是:”秋风清,秋月明;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。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”

 

2013.12.25

今天才看到完整版:

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,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;
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,我带着的倚天喑哑。
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,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;
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,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。

 

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,我走过山的时候也听不到回答;
我骑的毛驴步步滴滴答答,悠悠飘向远处可从不想要回家。
正当喜乐无忧年韶华如花,远游风尘之色却不似十九风华;
愁思袭人无计回避真牵挂,不知天涯何处有那我思念的他。

 

没半点音讯怎续风陵夜话,见不到大哥哥愿知他如何行侠;
上少室山想找无色问一下,老禅师亦不知他是在何处为家。
闻琴声似和鸟语交相应答,百鸟朝凤曲难道还有人能抚它?
白衣男子划了一画又一画,不是剑法是痴迷在那棋子围杀。

 

 

旁观者清一语道破危难局,我弹奏古曲留下了他独自惊讶;
高歌一曲轻身去不想其它,屈指昆仑三圣闯少林又有何法?
三个老者连骑而来又回转,以为是留书之人却是少林俗家;
他从石亭顶抱着瑶琴落下,教训了青脸人只为他将我威吓;

 

在亭上听了我和三人对答,其实他也不知名满天下的爹妈;
这人姓何,双名叫作足道,名字谦逊得哪有半点狂妄自大?
琴剑棋三绝技艺冠绝西域,昆仑三圣并非三人就是一个他;
抱着瑶琴到处找我为新曲,丰瞻华美奇妙调和考盘与蒹葭;

 

伊人难道是我,思慕如霞,右手弹琴左手使剑退敌亦惆杂。
从万里远赶来原为送句话,什么经书是在油中好让觉远拿;
平生足迹未履中土乘此游,路上碰到三个西域少林要比划;
非逼他去了剑圣名头不可,反正上少林寺一番做教我猜岔。

 

萍聚缘和山花与风的烂漫,我怎会不知自己是他心中的她?
若是真能为我再重弹一曲,或许我大哥哥找不到还有个他;
他那张嘴会说话可真不假,凭片言折服老和尚请我进奉茶;
为我一句话愿意不来打架,比剑嫌霸道青石板上把棋盘划。

 

觉远擦掉棋盘又将他剑夹,君宝斜击一掌他没能分身招架;
他誓用十招将这少年打发,虽取巧让君宝倒下也算输此架。
足尖一点身已在数丈之外,传完话就走人怎么忘了叫上咱?
挑着张君宝和我觉远迅跑,到深山里面疲累过度圆寂坐化;

 

让伤心的少年去找我爹妈,自己却不知何去何从心乱如麻。
不是为杨过才在峨眉住下,我喜欢峨眉的雾像那年的烟花;
我身上佩的倚天宝剑暗哑,昆仑何足道心头定未将我丢下;
自少林飘然远去不再回头,他潇洒的身影为何却泪如雨下?

用console实现自动刷新页面和点击的代码(以百度为例)

timeout=1;
total=10;
start=0;
test = “test1″;
current=location.href;
setTimeout(‘reload()’,1000*timeout);
function reload(){
start++;
test+=”1″;
if(start >= total) return;
setTimeout(‘reload()’,1000*timeout);
$(‘#kw’).val(test);
$(‘.btn.self-btn’).click();
fr4me='<frameset cols=\’*\’>\n<frame src=\”+current+’\’/>’;
fr4me+='</frameset>’;
with(document){write(fr4me);void(close())};
}

今日定要将你轰下

「想杀我的价?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下你,你惹龙惹虎也不该惹到我呀!」

「混帐,与我作对,你今日便要死的极惨,最惨,惨绝人寰啊!」

「你要战那便战,我今日便要证明,你一生都注定在我之下,这便是老天给你的宿命!」

「给我收声,强者一生遇强越强,我今日便要逆天啊!」

「口胡!口胡!口胡!」

「口桀!口桀!口桀!」

「那便战吧!今日定要将你轰下……毫不留情地轰下呀!」